中电股份在招股书中解释

2020-11-21 21:21

遗憾的是,跟这个大客户打交道,中电股份并没赚到多少真金白银。《金证券》记者注意到,中电股份去年对华锐风电的销售中,仍有2954.3万元货款未收回,占公司当期应收账款总额的19.85%。

“家族大股东一股独大之下,很容易造成家天下的局面,如果不经过脱胎换骨的淬炼,家族企业很难建立表里如一的现代企业制度,最终很难走得更远。”大成律所一位证券律师对《金证券》记者指出。

据了解,无锡电机(中电股份前身)成立于2003年4月,创始人为王建裕,至今恰好11年。最初,公司的股东只有王建裕父子三人,王建裕和哥哥王建凯各自持股40%,父亲王盘荣持股20%。

“苏南企业的民间融资十分活跃,民企利用银行承兑票据套现的做法很普遍。虽然涉嫌违规,但对企业正常经营并无重大影响。”镇江某农商行人士告诉《金证券》记者,企业开出银行承兑汇票后,只需向银行支付一定的贴现费用,就可以贴现拿到现金。这种做法成为一些企业的短期融资手段。“在苏南,甚至有专门的掮客向企业收购银行承兑汇票,然后找有闲置资金的企业放款,从中赚取贴现利息。”

家族企业治理乱象,曾一度困扰中电股份。

据了解,华申热工与中电股份是关联企业。中电股份大股东王盘荣,担任华申热工的董事长、总经理。王建裕和父亲王盘荣曾分别持有华申热工39.41%和7.77%。直到2011年12月,王氏父子才将华申热工转让给无关联关系的第三方。

公开资料显示,华锐风电在2012年已经爆出降薪、裁员、亏损等负面消息。值得追问的是,明知对方已出现财务危机,中电股份为何仍不顾风险加大对华锐风电的销售力度?

中电股份在招股书中解释,公司2011年即与华锐风电及其下属公司建立合作关系,为其提供风力发电机组配套发电机和实验电源系统等产品。2013年,华锐风电成为中电股份第一大客户,销售额为5405.13万元,占公司当年销售总收入的14.22%。而2012年,公司对华锐风电的销售为零。

中电股份在招股书中坦言,此类情形属于不合规开具票据的情形。但强调,该票据开具后立即支付给供应商,且开票最终是为了支付真实背景的交易,未损害公司及第三方的权益。

中电股份是个家族企业,股权结构十分简单,仅四名自然人股东。其中,王建裕父子三人持股96%,是公司实际控制人;总工程师周跃持有剩余4%股权。

不光彩的开票历史

身为教授级高工的周跃,曾在上海电气集团上海电机厂担任技术开发部总工程师等职务,具有多年电机产品开发、设计、生产制造经验和电机企业管理经验。2007年,周跃进入中电股份担任常务副总经理、总工程师职务。

违规开具银行承兑票据毕竟是过去,比较关键的是现在。《金证券》记者注意到,2011年年末-2013年年末,中电股份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11023.65万元、9432.42万元和12776.29万元。在公司信用政策没有发生重大变化的背景下,2013年年末应收账款同比大增35.45%,远高于同期营业收入增长率5.57%。

中电股份证券部工作人员对《金证券》记者称,“相关内容已经在招股书中全部披露,一切以招股书为准。”中电股份近3000万元账款能否收回?《金证券》记者将继续关注。(李砾)

《金证券》记者发现,中电股份设立以来仅有过一次股权转让。2011年7月,股东王建凯将其持有的4%中电股份股权转让给周跃,作价1200万元。资料显示,周跃是公司从上海挖过来的核心技术人员。

华锐风电巨款难收

麻烦的是,华锐风电正处于焦头烂额疲于应付状态,公司预计2013年净亏损30亿元。因业绩两年连续亏损,华锐风电发行的两只债券11华锐01、11华锐02,共计28亿元,面临兑付压力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由于2010年不在报告期内,中电股份并未披露当年与华申热工的关联交易金额。据悉,2011年两者关联交易额为1807万元。

2010年,公司为了简化向银行申请开具银行承兑票据的步骤和时间,向华申热工开具银行承兑汇票,之后再利用此票据进行结算。经统计,公司2010年向华申热工开具此类票据共计4901万元。

日前无锡中电股份预披露招股书,公司2013年向华锐风电销售5405.13万元,其中2954.30万元货款仍未收回,占应收账款总额的近两成。值得一提的是,华锐风电预计2013年净亏损30亿元,28亿公司债面临兑付危机。大客户焦头烂额疲于应付之际,中电股份如何能够置身事外?

大客户华锐风电深陷债务危机,这让中电股份的ipo之路颇生悬念。

父子三人家族控股